苏木nox_误食阿司匹林的时间领主

法扎中毒★音乐剧大法好★瓶邪|静临|SH|近法全职|叶不修我的爱|_(:_」∠)_/// 胡博士大法好//英美剧狂热患者//男神们都帅成渣prprprprp

【德扎&悲惨世界】一次相遇与两封未收到的信_Grantaire视角

★邪教拉郎联戏产物
★德扎✘R无差向
★时间轴混乱
★大概一堆私设


#街垒日前一天
      
       坐在有些破旧的木桌前,狭小的屋子中被熟悉而深沉的黑暗笼罩,只有桌上油灯的昏黄光影,照出一片朦胧的剪影,反复摩挲着手中有些皱褶的纸张,脑海中翻滚着万千思绪却无从下笔,平日里因为酒精而昏昏沉沉的大脑此刻却毫无醉意

       想着明日即将建起的街垒,叹了口气在桌上用力展平了纸张,拇指压过那些犹豫的褶皱,最终还是拿起了陈旧的羽毛笔,笔尖划过纸张,留下了蜿蜒的黑色字迹

/亲爱的莫扎特先生………/

书写的细碎声响传入耳畔,化为那来自遥远过去的音符

/

        第一次见到那个人,那个天才音乐家,沃尔夫岗阿玛德乌斯莫扎特,是在巴黎的剧院
       
       当时我还只有八九岁,本来是在偷喝了酒之后跑到剧院后排的角落里睡觉,直到一阵美妙的,无与伦比的音乐传入了我的耳中
     
       本以为这是在与酒神的会晤中听到的幻音,醒来时的我还为此感到了不舍
    
       可是这音乐没有停,即使越来越低沉,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的
  
     好奇着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奏出这样的音乐,偷摸的从角落起身,试图穿过人群望向剧院中央的舞台
      
  不解而惊异的望着空荡的剧院和孤身于舞台中央,仿佛在倾尽全力燃烧着灵魂演奏的音乐家,猛然发现自己竟是这乐曲的唯一观众
    
   在试图转动锈涩的大脑思考的时候,瘦弱的白衣音乐家独自坐在钢琴前,敲下了沉重的休止符,低沉的回响在空旷的剧院中

“棒极了!”

忍不住惊呼出声,下一秒懊悔的捂住了嘴,心想,遭
了,要被赶出去了

音乐家却突然回过神来,一路小跑的冲到过来,眼睛无比明亮

“您刚才真的这么说了?!”

他似乎不确定般,这么问道

我点了点头,再度小声的称赞了一句

“棒极了”

他便无比开心的笑了

这便是我与那个人的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面了

在这之后我从街边人们的碎语中听到了他的名字,沃尔夫岗阿玛德乌斯莫扎特,那位非常有名的天才音乐家
      
之后的十几年中,人们对他的评论不断传来 ,无礼,违背世俗,然而无论人们怎么说,他在我的印象中,仍是那个仿佛闪着光的,有着耀眼笑容的少年

/

        夜渐渐深了,纸上已经干涸的大段文字昭示着自己陷入回忆时的举动,为了一次久远的相遇,写一封寄给一个不知道该记不记得自己的人的信
 
      苦笑一声,嘲笑了自己的荒唐,摸到一旁搁置已久的酒瓶喝尽了,最终还是落了款
 
      明日就是街垒了

/尾声

      血液流逝的带来的空虚和死亡的冰冷笼罩在身上,在陷入死亡的黑暗前,模糊的想起了昨日街垒前寄出的那封信,怕是看不到回信了吧

       还是有些遗憾啊
  
    
      
  

评论
热度(9)

© 苏木nox_误食阿司匹林的时间领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