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木nox_误食阿司匹林的时间领主

法扎中毒★音乐剧大法好★瓶邪|静临|SH|近法全职|叶不修我的爱|_(:_」∠)_/// 胡博士大法好//英美剧狂热患者//男神们都帅成渣prprprprp

脑洞来一发【会更新呦】【感谢群里的帮助】

3

3

【看的很纠结不怪我,这时是群里记录的初步整理】

【寂静的地下室里只有一盏幽暗的灯将部分地面照的模糊,黑暗的角落里有一个人影,身上的链条反射着微弱的金属光芒来昭示存在,被吊在半空的人垂着头,毫无声息,黑发散落在肩上,和身上触目惊心的血痕一样凌乱,血水沿着皮肤重复滴在地上,干涸成暗褐色的痕迹。

随着一阵轻微的金属碰撞声,那人抬起了头,凌乱的头发下透出绿色的眼,那本应该是多美的一双眼啊———可是现在却仅剩下一边,一只眼睛紧闭着,微凹的眼皮下流出暗红的血,另一只眼也只是空洞的望着前方】
【与此同时,有一个小小的包裹被寄到了复仇者大厦,精美的牛皮纸包裹被绿色的丝带整齐的捆扎着,一张印花的卡片躺在上面,漂亮的花体字缠绕出收件人的名字:clint barton】
【对于AI管家jarvis来说,今天只是普通的一天,他像往常一样整理着各类信件——当然,大部分都是他亲爱的sir的。 所以当他看到一个明明确确标明着收件人的包裹时,也只是在大厦里搜寻了一下clint的踪迹,却没有发现金发弓箭手,他后知后觉的想起了早上的任务——这反应对于一个正常的AI来说可不太对。
于是jarvis把包裹移动到了复仇者们平时休息的大厅里,在那里,Natasha正在沙发上看电视,她看到了包裹,拿了起来。
Clint…Barton     [饶有兴趣的看着精美的包装,牛皮纸和丝带的触感对比强烈。墨迹清晰的花体了然明确的映入虹膜。皱皱眉头冷笑着挑了挑右边的嘴角,缓慢的念出收件人的名字心中升起一丝不快。]
wow这一定是Clint的追求者寄来的了,呵,这蠢货还有追求者。我想他一定不介意我打开来看看的。
[莫名的强烈情绪催促这自己打开这个包裹,虽然知道私自拆别人的包裹并不好但却还是下了手。捏起丝带的一角轻轻抽出,繁复的蝴蝶结便成了一条柔滑的丝线。展开牛皮纸,一颗还带着血迹的眼球就这样出现在了面前。极具收缩的瞳孔和大量的血丝表明着这颗眼球眼球的主人一定受到了迫害。心里的不安催促这自己召集大家思考。]

Jarvis,通知Tony召开复仇者会议,right now。

Yes,Madam。【迅速的利用耳机联络复仇者们】

Sir?Ms.Romanoff要求召开复仇者会议,现在

Tony摘下护目镜不耐烦的皱眉,看看表才发现已经持续工作了18个小时,该歇歇了。Steve这家伙也不来叫我。]

什么事?又是和那只蠢鸟闹什么矛盾吧?我可对他们的事情不敢兴趣,我忙着呢。 嘴上这么说,但还是用毛巾匆匆擦了一下手就走进电梯按了会议室的楼层。]

但愿没什么大事。]开门走进会议室就看到红发女人拿着的血淋淋的圆滚滚的物体。]

what's the fuck?!]听人讲完事情的经过后用手揉揉太阳穴]

这种事情更像是恐吓?或者是挑衅之类的。谁那么无聊?我可不是天天能陪他玩儿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感觉有点儿头晕,大概是两天没吃东西只喝了咖啡的原因?管他呢。]

Jarvis?立刻召集所有复仇者,不管他们在上厕所还是打炮都立刻给我过来,这事儿越快解决越好。

]把装着眼球的容器推开了些。看着它总是有眩晕感,小鸟又惹到谁了?!闭上眼睛轻轻捏着鼻梁]J,顺便给我杯咖啡。还有再催催他们,这事情很紧急,我正经的。

【再次用耳机联络复仇者们】各位,速来复仇者大厦召开紧急会议,勿推【倒上咖啡摆到主人面前】

【复仇者们陆陆续续的来到了会议室,在了解事情之后,却没什么思绪,一时间整个会议室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当中,这时,jarvis突然指了指包裹底下,那里有个夹层,白色的卡片露出了一点点边缘】

Sir,有张卡片【这么说着,用机械臂小心夹了出来】

【原本白色的卡片上染了红色的血迹,在拿出来以后,不知为何,发出了淡蓝色的光,但那光也闪闪烁烁,仿佛随时都会灭掉】 Tony安全起见戴上了手套小心翼翼的拿起卡片。]

看我发现了什么,伙计们。]举起卡片对着光查看,蓝色的光使自己联想到的第一个人名字脱口而出]

Loki?那只驯鹿玩儿的花样也这样。Jarvi帮我扫描这个眼球的基因,从数据库中搜索人选,我要相似度99以上的。应该会有伽马射线成分,他那个拐杖还是什么的东西上伽马射线够强的。

]对于答案几乎胸有成竹,稍稍松了口气。]

别质疑我这种做法对不对,Jarvis,我老爸说过,先做再说。]

OK,Sir【迅速在数据库搜索对比,筛出两个相似度符合要求的,基因对比后发现第一位有极微放射性元素,调出来查看】是Loki,Sir

评论(1)
热度(11)

© 苏木nox_误食阿司匹林的时间领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