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木nox_误食阿司匹林的时间领主

法扎中毒★音乐剧大法好★瓶邪|静临|SH|近法全职|叶不修我的爱|_(:_」∠)_/// 胡博士大法好//英美剧狂热患者//男神们都帅成渣prprprprp

【all叶】一杯倒下的秘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暮倚澄舟:

想梗的时候感觉这种设定下的老叶有点精分(×


「1」


 


叶修有个秘密——虽然全联盟都知道兴欣队长是个一杯倒,但在未经证实的情况下,暂且将其称之为叶修的,“秘密”。


 


冠军庆功宴上,叶修没能逃出魔爪,被迫灌了一杯酒下肚。众人打着让队长吵热气氛的幌子折腾人,却偏偏没料到杯空人倒的结局。他们平时打荣耀生龙活虎的队长突兀地昏死在了桌上,扑通一声,秒醉秒倒。


 


叶修睡得猝不及防,一干人大眼瞪小眼,瞬间懵逼。


 


一杯倒是种怎样神奇的才能。其实从某种角度讲,这也是酒品好的一种。


 


某下毒手的方姓男子事后痛心疾首,看不到队长耍酒疯真是人生一大憾事,好好的庆功宴,说倒就倒了。


 


让我们深度解剖一下他的内心世界:难得醉了居然吃不到福利真是人生一大憾事,好好的福利,说没就没了!


 


一杯倒的传闻隔天满群飘,狡猾如叶修,十年来第一次被戳破了酒量只有指甲盖的秘密。职业选手向来不沾酒水,可像他这样“天赋异禀”的,也是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听说了这个摆在大家面前的事实,苏沐橙淡然一笑,觉得他们真是太天真了。


 


身为从小伴着叶修成长的不二人选,她自然掌握着真实的第一手资料。画风清奇如叶修,喝醉酒只是普通的一杯倒,未免太没意思了!


 


事实上,叶修还有个秘密。


 


嘉世前三赛季时,刚成年的小队长也偷偷尝过酒。叶修喝醉后发生了什么,苏沐橙没亲眼见过,也能从吴雪峰嘱咐她照顾喝醉后的叶修时看出一二。


 


小队长闹腾起来,差点把嘉世俱乐部掀翻。先不提一本正经学着副队的腔调耍酒疯,硬拉着老实队员们去网吧组队找刺激,就差点把陶轩吓出病来。


 


模仿周围年长的人,这是当初叶修醉倒的特征。当初的小队长场下任性起来根本没人拦得住,每次都让吴雪峰他们收拾摊子,本来叶修在队里年龄就最小,久而久之,周围人都把他当小辈看,难免叶修会想体验一下除训练外教训别人的感觉。


 


如果只有模仿人一种表现,那也不算什么。关键是当苏沐橙第四赛季入了嘉世后发现,叶修的醉酒反应居然和吴雪峰描述的截然相反。


 


在一队人眼皮子底下喝酒,他不但没表现出醉态,还一反平常的严肃起来,成长起来的小队长训人毫不客气,那时的叶修也就变得格外的……毒舌。


 


喝醉之后得罪了队里不少人,估计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事实上叶修都不知道他有喝过酒,每次队里的人想的也是队长每次都喝白开水太无耻了。


 


而每当离开了需要管教的队友,和苏沐橙独处时,叶修便会发动瞬间昏睡技能,睡得心安理得。


 


这时苏沐橙才发现,原来叶修喝醉后会对不同的人有截然不同的反应。


 


每次酒醒后叶修都会失去喝醉时的记忆,所以这个秘密除了苏沐橙,还从未有人知晓,直到……


 


「2」


 


“不是吧,你这就喝醉了?不是说老叶你醉了之后会直接昏过去么,现在还坐得这么直,难道是喝得太少了?你什么体质啊?”黄少天的嘴里连珠炮似的,甩出一连串的疑问,而且完全没有要停止发问的迹象。


 


而误喝了酒的叶修只是冷漠地扫了他一眼,高贵冷艳地“嗯”了一声。随即还窝在靠椅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撑着下巴斜睨着黄少天,一派悉听尊便的模样……让黄少天分外捉急。


 


“嗯是几个意思……既然没醉就说句话啊!难道捉弄我很好玩吗?”


 


叶修打了个哈欠:“嗯。”


 


黄少天:“……”。


 


“好吧,我充分了解你的恶意了!这和说好的一杯倒不一样啊,你们兴欣的人怎么回事?谣言传起来跟真的似的,这酒度数不低啊……”


 


黄少天还在琢磨哪个环节出了差错,叶修听见他说话,又是反射性地“嗯”了声,随便糊弄人的口吻和他往常对黄少天的态度如出一辙。


 


被他这副样子气得不轻,黄少天正想继续用魔音逼迫叶修就范,看见叶修微红着脸抬头看他的样子,却突然想起了另一个不错的点子。


 


“叶修,你知不知道,你长得很像我下一任女朋友?”黄少天做好了被打脸的心理准备。


 


“嗯。”


 


被误打误撞的肯定冲昏了头脑,心花怒放的某人找到一个靠谱的解释:相较平时的伶牙俐齿,或许叶修对他不是敷衍,而是说什么都听着的亲近吧。


 


“那……叶修你喜欢黄少天吗?”


 


说这话时黄少天牙齿打颤,差点咬到舌头,心头也开始突突突地跳,全身的血液跟着咕噜咕噜地冒泡。


 


“嗯。”


 


叶修脸上的红潮尚未褪去,将他苍白的肤色衬得发亮,眼眸微垂,嘴角勾勒出的笑隐约透出平日的嘲讽神情,懒散又放松,让黄少天心痒痒,想冲过去把人抱住啃几口。


 


还没来得及欢呼雀跃跑圈发微信庆祝,最重要的是还没录音,黄少天听见包间的门咔嚓一声响了,就知道自己玩脱了……


 


队长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啊!!!不会都听到了吧!!!


 


真相是黄少天太紧张,只顾听自己的心跳声了。喻文州颇有深意地笑了笑,自然地坐到了叶修身边。


 


……黄少天非常后悔他是和队长两个人约叶修出来吃饭的。


 


这种时刻,友谊的小船是该翻了。


 


“队长你回来了啊!叶修刚才不小心拿错杯子把酒喝了,我跟你说,他这副没睡醒的样子好逗……”


 


黄少天正在用话唠掩饰自己的心虚……


 


“哦?前辈喝醉了?”喻文州有点惊讶地抬了抬眉头,转向叶修问:“还好吗,能站起来么?”


 


“没用的,他只会说‘哦’……”然而黄少天还没解释完,叶修却突兀地站了起来,还是那副没睡醒的样子,懒洋洋地扒着喻文州的肩。


 


……老叶我们来谈谈,为啥你就搭理队长我不搭理我!


 


“还能走,那醉得不严重吧。前辈和我预料中的反应不太一样。”


 


叶修没答话,瘪了瘪嘴,似乎是在为喻文州的轻视而不满。为了证明自己很好很好,叶修特地绕着桌子走了两圈,途中拍开挡路的黄少天两次。


 


喻文州评价道:“走路也很稳呢。”


 


如果不是深知叶修品行的人,甚至不会看出这是个喝醉的人。


 


被喻文州肯定了,叶修也满意了,懒着骨头回来坐下。


 


“那前辈还认得出我么,这是几?”喻文州朝叶修比了个“2”。


 


“嗯,你是喻文州。这是2……真当哥有这么傻?”说着叶修比了个剪刀手,醉醺醺的笑脸杀伤力意外地高。


 


“那我呢?叶修你看这是几?”黄少天双手张开,赫然是两个“5”。


 


“嗯。”一贯的镇静点头。


 


被区别待遇气得内伤,黄少天心疼得无以复加,随口一说:“队长你有没有发现,老叶特别听你的话?难道是最近队里一起训练对你信任有加了?”


 


国家队集训期间,同住一间房的领队和队长百分之八十的时间是在一起的,让黄少天从第一天羡慕到了今天。


 


“可能吧,他知道身为队友的我不会出什么馊主意,所以会考虑我的安排。”


 


这时剑与诅咒二人的思维电光火石,微妙地撞到了一块儿。特别听话的叶修……那岂不是可以为所欲为了?


 


 


转头对视的那一刻,他们仿佛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这一瞬间,互为队友的二人分外遗憾,不能在此情此景下将情敌丢出去,和叶修缔造生命的大和谐,真是太可惜了……


 


最终蓝雨二人护送叶修回去,月黑风高夜,今晚的月色很美,然而面对难得喝醉却没有一杯倒的叶修,却什么都没发生……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3」


 


每次对上叶修,韩文清都难免有点心累。


 


这个难缠的宿敌给他带来了不少次“惊喜”,连醉倒都这样有特色,死缠烂打的战斗力上了一个台阶。


 


如果只是普通醉倒,日常锻炼的霸图队长当然不在话下,能轻松地将弱鸡叶送回去。然而问题来了,如果把安分躺平任搬运的叶修换作死不安分的醉鬼,那情形就完全乐观不了了。


 


实在忍不了醉鬼的行走速度,被迫搀扶着叶修的韩文清忍不住开口威胁:“你再乱动一下,就自己从这里走回去!”


 


“呵呵……老韩你忍心吗?放我一个无依无靠,一穷二白的老友在街上!不就打扰了你和新杰大大的二人世界嘛……嗝,不至于这么,对我啊!”


 


醉鬼叶瞪大了眼,无辜地抓着韩文清的手,力度大得韩文清生疼。


 


封闭训练结束,队员们即将出国。正值夏休期,不少人来送行,其中就包括了留守的韩文清。为了改善伙食,叶修中午吃了顿大餐,晚上见霸图聚餐,也跟着去了,缅怀一下即将远离他的天朝美食。


 


“别说话,酒气重死了。”


 


这趟回程之路异常艰难,等他们打车回去已经是半小时之后了。


 


韩文清嫌弃叶修,叶修反而更肆无忌惮了,横看竖看那张黑脸不顺眼,看准了一个劲儿地戳人家逆鳞。


 


 


“哎,老韩,你笑一个给我看看?”


 


说着叶修去扯韩文清的嘴,还没捞着,就被扯了下去。醉鬼可是相当执着任性的生物,叶修也不例外。这会儿乐此不疲地想让韩文清露出一个合格的微笑。


 


“不对,太不对了!这能叫笑吗,老韩,你不能这样糊弄我,哥可是很识货的。你这弧度不够,诚意不够,必须重来!”


 


……张新杰赶回来,推门看见的就是叶修敞着衣领控诉他们队长的画面。


 


韩文清又一次忍无可忍,非常想摔门而出,但不知道叶修哪根筋抽了,扯着他的衣角不让他走。


 


“还很有精神,喝杯茶醒酒吧。”张新杰把刚泡的茶递给叶修。


 


“哦,小张还挺细心的,值得夸奖……不像你们队长,笑都不肯给我笑一个。”叶修急哄哄地喝了口,却被烫得咳嗽起来,小口探着红舌,难受极了。


 


韩文清更想PIA死叶修了,笑了还嫌弃他笑得不合格?找茬吗?


 


然而瞅见叶修正用湿漉漉的眼珠子盯着他,脸红到了耳根,表情难得地不那么欠揍,韩文清决定暂时原谅他。


 


叶修不高兴了:“我决定收回对你夸奖,都不提醒我这是沸水!”


 


张新杰当然不会跟一个醉鬼计较,转头对韩文清说:“睡觉时间到了,我先走了。”接着象征性地嘱咐了叶修一句:“醒了头痛记得跟队医说,明天就要上飞机,时间不充裕。”


 


正在兴头上的叶修显然没把这些当回事:“我们来开卧谈会吧。”


 


语气真挚,神情陈恳。


 


谁不知道张新杰的睡眠时间雷打不动?然而正因如此,彻底放飞自我的叶修十分想看张新杰放飞自我的样子。


 


见张新杰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似乎要开口拒绝,叶修立刻跑到门边守株待兔,再次陈恳地建议:“老那么死板,多没意思?喏,你队长也在呢,大晚上是交流感情的最佳时期啊。”


 


距离入睡时间越来越近,张新杰波澜不惊的内心浮上难以言说的焦躁。可一对上叶修亮晶晶的眼神,那抹焦躁竟消退了些。


 


被拦住去路的张新杰和被堵在门内的韩文清好说歹说,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发现和醉鬼说话只会发展为卧谈会,最终强行暴力突破,将叶某人塞到被窝里捆好。


 


……事后这两个人才发现,一开始就该用武力让叶修屈从。和醉鬼讲道理,真是醉了。


 


察觉自己不知不觉又放宽了底线,韩文清决定下次约叶修出来拼酒找回场子,当然只约他一个人。


 


察觉到醉倒的叶修那么没防备,张新杰决定下次要趁叶修喝醉时对他进行心理教育,当然要独处。


 


「4」


 


“前辈?”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拍了拍叶修的脸,呼唤声温柔得像要将人融化其间。


 


此时叶修正迷迷糊糊地扒着周泽楷的脖子,瘫倒在后辈身上,不省人事。半晌他才睡眼朦胧地揉了揉眼,哈着气,眼眸带着水汽,睫毛一颤一颤的,迷茫的眼神直戳周泽楷的萌点。


 


醉酒的前辈杀伤力太大了!!把持不住怎么破qwq在线等,急!!


 


“很困么?”


 


叶修点点头,攀着周泽楷不撒手,似乎是嫌凑一堆太热了,迷蒙间还咂着嘴解了两颗扣子……于是周泽楷觉得更要命了。


 


一杯倒都是骗人的!


 


“我抱你回去?”


 


听见“抱”这个词,叶修纵使迟钝,也意识到了似乎哪里不对,于是果断摇了摇头,绕过去扑到了周泽楷背上,末了还拍了拍他的肩膀,像在说“小周辛苦了”。


 


虽然没抱到人有点可惜,周泽楷还是忍俊不禁:“扒稳了。”


 


作为联盟小鲜肉,天生的衣架子,周泽楷的体力好得没话说,一个叶修轻松地就被护送到了卧室。然而当他把叶修放下来时,喝醉的领队却突然难受起来,一个劲儿地捂着肚子,吓得周泽楷根本不敢离开了。


 


“很疼?严重么?”周泽楷紧张地摸了摸叶修的肚子,而叶修还在打颤。


 


阴影下的叶修抖动得更厉害了,周泽楷着急得掏电话,却不知道这么晚了该找谁。中国队冠军之夜,大家都抱着不眠不休的心思,谁料叶修第一个就醉倒了,被周泽楷送回来却突然清醒过来,还疑似生病了。


 


周泽楷慌张地在房间里转了一圈,都没找到醒酒药,只好泡了杯热水,如临大敌地守着叶修,叶修在他眼皮子底下出了事,他却什么都做不了,不能再憋屈!


 


从被子缝里瞅见周泽楷蔫掉的帅脸,叶修突兀地笑了声。


 


“噗。”终于停止了发抖的动作,叶修从被窝里钻出来,笑得分外狡黠,发红的眼梢有点可爱。成功让后辈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不靠谱的前辈大大满足了自己的恶趣味。


 


“哥没事。”说话的调子还很飘忽,却听不出声音的主人哪里难受了。


 


这时周泽楷才意识到,原来醉掉的叶修前辈喜欢捉弄人。太欺负人了!


 


还没来记得控诉,好好的二人世界被敲门声打破了。孙翔破门而入,看见叶修安然无恙,安了一颗心。


 


听说叶修在宴会开始前就喝醉了,不少人都异常担心,想回去查探情况,怕周泽楷照顾不好叶修。孙翔表示他比较在意队长会不会被叶修坑,从众多情敌中用这个曲线救国的说法脱颖而出,由于他看上去对领队没有奇怪的企图,获得了一干人的信任,顺利地溜了回来。


 


“你们没什么吧?尤其是叶修你,有些人老挂念你醉了,非让我回来看看。”


 


装出一副不爽的样子,孙翔靠在门边抱着拳,心里却暗爽了一下。如果这里没有队长这颗闪亮得无法忽视的灯泡就更好了。


 


“我饿了。”叶修正直地扯了扯周泽楷的衣服,想让后辈充当一次跑腿小弟。


 


想起来他们两个都没吃晚饭,周泽楷望了孙翔一眼,又看了一眼满脸信任的叶修,败下阵来,任命般地出门了。如果他知道后来会发生什么,他一定,绝对,百分之百不会出去!


 


“特地在门口守着,到底是讨厌还是喜欢我啊?”


 


听说叶修喝醉了就会睡得死死的,孙翔没想到他已经能清醒地跟他搭话了……而且还是这样微妙的话题。


 


“少自作多情了,谁喜欢你?谁喜欢谁稀罕去。”


 


眼神一不小心挪到叶修精致白皙的锁骨上,孙翔闹了个红脸,声音不断缩小,毫无说服力。


 


“嗯,你肯站在这里,那一定挺稀罕我。”


 


“哈?你是听不懂人话吗?我是找虐才会喜欢你吧。”被叶修的不要脸震惊了,孙翔极其别扭地朝屋内挪了挪,站到了叶修床边。


 


“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喜欢刺激找虐。”


 


这是跟他斗嘴斗上瘾了?还是他真的露馅了?


 


孙翔紧张地咳了声,不自在地回了句:“逗我就那么好玩?”


 


叶修托着腮说:“你怎么知道?”


 


如果刚才只是生硬地转移话题,那现在孙翔就是真跟他杠上了。


 


“别老把我当猴耍!”被喜欢的人戳破心意却没法承认,这是怎样一种体验。


 


似乎是嫌孙翔的反应还不够激烈,叶修笑着凑过去,越靠越近,靠越近,越近,近……


 


“停停停!!你干啥啊!!”再近就要亲到了啊!!!


 


“逗你玩啊。”叶修笑着拍了拍孙翔的肩,又补充了句:“开玩笑的,你那么激动干嘛,前辈亲近后辈被嫌弃,真心痛。”


 


……心脏差点蹦出来了。


 


孙翔同学整理了下不受控制狂跳的小心肝,正想骂叶修不要脸、倚老卖老,这时叶修撩人撩上瘾了,居然又凑了过来,在他耳边哈了口气。


 


孙翔用他的人格担保,那一瞬间他真的没有动摇,没有想过要把人推倒在床上!真的!


 


“我回来了。”


 


忐忑地等着接下来的福利,队长的一句话把轻飘飘的孙翔打回原形。


 


香喷喷的外卖吸引了叶修的注意力,比起调戏纯情后辈还是填饱肚子比较重要,于是叶修果断地抛弃了孙翔。


 


孙翔:……这股撩完就跑的负心汉感是什么?


 


看着叶修小口小口扒饭,周泽楷心都萌化了。


 


-下次一定要单独找前辈喝酒叙旧⁄(⁄⁄•⁄ω⁄•⁄⁄)⁄


-喝醉了警惕心这么低,没我守着能行吗?下次喝酒必须带着我!


 


「5」


 


刘小别听墙角回来了。


 


柳非饶有兴趣地问:“你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了么?”


 


早日听说叶修一杯倒,不料他和王杰希叙旧,居然能清醒地走回俱乐部。一回来王杰希和叶修就回屋休息了,看八卦求真相的众人当然不会坐以待毙,派了个代表去看看情况。


 


高英杰挠了挠脸,扭捏地说:“偷听不太好吧……”


 


万一戳破了什么大秘密就更不好了。身为一个知情人士他压力很大啊。


 


“有什么不行的,他们又不会说什么见不得人的话。是吧小别?”


 


“我也挺好奇,队长会和醉酒的叶修交流什么。”


 


刘小别默默挪开了眼神,不知道该怎样形容刚才的光景。


 


他们队长的闷骚和隐形中二在微草不是秘密,然而叶修也跟着一起疯……


 


先不论叶修突然指着眼睛说“我窥破了天机,如果这届中国队拿不到冠军就会世界毁灭”这种话,两个平时认真“带孩子”的队长居然在一起讨论如何将荣耀技能与现实躯体贯通,召唤心意相通的账号卡拯救世界,真是无法直视。


 


关键还不是他们讨论的话题,那肃穆的表情,那严谨的举例推论,那工整的推论笔记……不知情的人真会为这份敬业精神而动摇啊!


 


刘小别表示他很想用手速来发泄一下此刻无言以对的心情,说不定可以再创新高,成为不亚于叶修的爆手速达人。


 


 


 


终于有人逃离了叶修一杯倒时总会收到队友电灯泡恶意的魔咒,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好像有哪里不对?


 


「6」


 


叶修在到电竞总局任职前收到了整齐划一的请求。


 


夜雨声烦:叶修你要上任了吧?据说请官方人员吃饭是俱乐部严禁的贿赂行为,坑爹呢!在这之前你出来陪我喝一杯?就当给你接风!


 


索克萨尔:听说前辈要上任了,有兴趣入职场前喝一杯吗?


 


大漠孤烟:有空来叙旧,不约架约酒。


 


石不转:根据我的观察,你的酒量比平均水平低太多了,需要的话找我练酒品。


 


一枪穿云:前辈,约酒来吗?


 


一叶之秋:喂,有人找你喝酒别答应啊,少祸害人(咳,让我勉为其难陪着你遭罪也不是不行


 


叶修内心莫名警铃大作,统一回复了——不约。


 


 


王不留行:下次喝酒再来讨论荣耀具现化的可能性吧。


 


君莫笑:哦行啊,哥好久没喝酒了。


 


 


恭喜王杰希大获全胜攻略成功一跃成为人生赢家……然而怎么觉得还是有哪里不对?


 


                                                                                             END


哪里不对:说好的喝醉了必经的暧昧嘿嘿嘿污污污发车呢!你们俩脑子里装了啥!(不是


 本来老叶生日前不打算发文了,不过突然发现自己在圈里写文满一年了……于是写了个段子(?)纪念一下×

评论
热度(1358)

© 苏木nox_误食阿司匹林的时间领主 | Powered by LOFTER